土壤修复:让化肥“喂肥”耕地

      有机肥、土壤调理剂虽然属于肥料行业,但作为细分领域,产业体量和市场空间与传统化肥不可同日而语。化肥企业多是大块头,此前对这些产业规模很小的“边缘领域”不愿涉足。究竟是什么促使这些化肥龙头企业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答案就在土壤修复的巨大需求上。

    作者:吴俊生  来源:中国化工报

富朗(中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启动以“唤醒土壤生命力”为主题的“乐土中国”公益计划。 (本报记者 吴俊生 摄)

  除了现场调研,肥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活动还以问卷方式对肥料企业的发展情况进行了调研。记者随机抽取了47份调查问卷,有13家传统化肥企业已步入土壤调理剂或有机肥领域,其中不乏骨干企业,如鲁西化工、金正大、六国化工、中盐红四方、泸天化、司尔特等。

  有机肥、土壤调理剂虽然属于肥料行业,但作为细分领域,产业体量和市场空间与传统化肥不可同日而语。化肥企业多是大块头,此前对这些产业规模很小的“边缘领域”不愿涉足。究竟是什么促使这些化肥龙头企业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答案就在土壤修复的巨大需求上。

  土壤的呼唤

  土壤环境出现问题是我国农业正在面临的一大挑战。数据显示,目前,我国70%的耕地是中低产田,耕地退化面积占耕地总面积四成以上,主要表现在南方耕地土壤酸化和重金属污染、北方耕地土壤盐碱化。此外,与30年前相比,尽管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有所增加,但与欧洲同类土壤比仍然偏低,棕壤平均低1.5%~2.0%,褐土低1.0%,黑钙土低5.0%左右。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耕地休养生息和农田生态环境恢复被迫让位于粮食生产的需要,这是造成土壤问题凸显的主要原因所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高祥照介绍,中国用占世界9%的耕地、6%的水资源,生产出占世界26%的农产品,供养了占世界20%的人口。与美国、澳大利亚等农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耕地复种指数非常之高,耕地承受的负载远远超过他们。

  化肥是确保粮食安全的卫士,在提高农作物质量和产量方面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但如今土壤环境问题凸显,有声音认为是化肥“喂瘦”了耕地。对此,业内专家多认为,化肥只是养分,本身并不会带来耕地质量的退化,但是不合理的施肥方式却能引发环境负面效应。据农业部信息显示,我国农作物亩均化肥用量21.9千克,远高于每亩8千克的世界平均水平,是美国的2.6倍、欧盟的2.5倍。在大田粮食作物上,氮肥利用率是35%,低于发达国家60%的利用率水平;磷肥当季利用率24%,比发达国家低10%。我国化肥利用率过低,导致施肥量过大,给土壤和环境增加了负担,造成了土壤养分失衡、板结、基础地力低下等问题和资源能源的浪费。

  如今,国人逐渐解决了温饱问题,回过头来面对土壤环境问题便成为必须。近些年,国家围绕农业可持续发展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绝大多数都与土壤修复休戚相关。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意见》,明确提出“藏粮于地、藏粮于技”的新战略,实施耕地质量提升行动;同年,农业部实施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2016年,国家发布了“土十条”;2017年,农业部发布了《开展果菜茶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方案》……土壤修复的大幕正在拉开。

  
湖北宜化集团工作人员向调研组展示其新型肥料产品。 (本报记者 马彦平 摄)

  角色的转变

  在土壤修复这项重大任务中,化肥的角色也开始发生转变,首要的表现,就是国家提出的化肥使用零增长行动。参加调研启动会的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曾衍德表示,近10多年来,我国粮食产量增加了1.35多亿吨,蔬菜增加了2.2亿吨。在粮食多年连增之后,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凸显。化肥在农业上的过量使用不仅带来了成本的增加,生态环境也亮起红灯。从2015年开始,农业部按照“一控两减三基本”要求,组织开展了化肥农药使用控制,2016年我国农用化肥用量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减少,部分省份实现了负增长。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土壤环境问题并非单纯因化肥造成,同样,解决土壤环境问题也不是简单控制化肥使用量就能实现。化肥行业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国务院参事刘志仁在参加肥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时曾提出:“现在讲到农业污染,我们感到难度最大的是土壤,因为水和空气都可以流动,而土壤的污染是隐性的,不易消除,所以国家现在下决心要解决耕地修复和土壤改良问题。农业八字宪法中,第一个字就是土,我想给化肥界提一个建议,能不能研发一种化肥,既能提高粮食产量,也能对土壤有改良的作用。这个功劳,不比确保粮食增产小。”

  不仅要成为粮食的“粮食”,还要成为土壤的“粮食”,化肥的施肥目标有了重大的变化。调研组成员之一、中国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理事长白由路对此表示,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末,农业生产遇到的最大挑战是粮食安全,植物营养与肥料主要围绕作物增产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2013年以后,中国施肥目标发生了重大变化,由过去保证粮食安全转变为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双重目标。近年来,人们对后者重视程度逐渐大于前者,这就要求行业必须从植物营养代谢、营养物质循环、营养诊断、施肥模型、施肥技术及肥料工艺等多方面入手,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减少肥料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在调研活动中记者了解到,减肥增效,提高利用率,实现增产与护土的统一,在新形势下化肥行业已经在这一观点上达成一致。实现这个目标,化肥行业不仅要在化肥减量上做文章,实现减肥不减产,还要开发土壤修复类新产品,两者相辅相成、有机配合。只有这样,才能让化肥不仅保障粮食生产,还能“喂肥”耕地。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树文(中)在江苏南通港闸区某设施蔬菜基地考察盐渍化土壤。 (本报记者 吴俊生 摄)

  肥企的努力

  修复土壤,化肥企业该如何作为?技术突破口又在哪里?农业部耕地质量监测保护中心副主任谢建华说,围绕减肥增效、土壤修复等肥料供给侧改革核心课题,化肥行业应锁定五大创新方向:一是进一步加大配方肥推广,包括作物专用肥和中微量元素肥料的推广力度;二是大力发展缓控释肥,提高肥料利用率;三是发展节水、节肥、节工的水溶肥,到2020年实现推广1.5亿亩,而目前还不到8000万亩,空间巨大;四是发展生物有机肥;五是发展以土壤改良为重点的功能性肥料。

  土壤修复如同一声冲锋号,激发了全行业创新创变的热情,以研发推广新型生态肥料为主攻方向的转型大幕在一批行业龙头中展开。

  在这当中,金正大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新型肥料企业动作极为迅速。金正大董事长万连步介绍,金正大一方面加大对新型高效肥料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另一方面通过专业农化服务队伍的建设,不断进行服务升级,为种植户提供以土壤修复、品质提升、减肥增效为核心的作物全程营养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实现土地的有效使用和作物的高效产出,为农业供给侧改革提供支撑。据了解,目前金正大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缓控释肥生产商、中国最大的水溶肥生产商,构建了最为齐全的减肥增效技术产品矩阵,包括复合肥、硝基肥、控释肥、水溶肥、叶面肥、液体肥、增值肥、药肥、农用微生物、土壤调理剂等。

  围绕土壤修复,以氮肥、磷肥为主业的大型基础性肥料企业也果断转身,开展产品创新。特大型磷肥企业云天化集团大力调整肥料结构,调低普通磷铵、重钙等基础性过剩产品的占比,提高功能性肥料、缓控释肥、水溶肥、中微量元素肥等产品的比重,同时重点研发具有云天化独家技术优势的新型增效肥料。

  今年4月底,开磷集团和中国农科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开展战略合作。双方联合成立化肥增值产业技术创新研究院,计划3年内作物专用增值磷铵新产品产量达到100万吨/年,并共同参与起草制定《含海藻酸磷铵》《含腐植酸磷铵》行业标准,进一步推进开磷集团化肥产品结构调整,推动化肥施用减量增效。为了保护土壤,开磷集团还在行业内第一个呼吁生产不染色的化肥。

  氮肥行业领头羊宜化集团依靠化肥增值产业技术创新联盟锌腐酸、海藻酸增效技术,打造出了力普加、海大力新型增值肥。2017年,宜化集团提出了3年进入复合肥百万吨俱乐部、5年进入复合肥第一集团军的目标,完成了400万吨/年复合肥战略规划,响应减肥增效和土壤修复的时代呼声。

  同为氮肥骨干企业的泸天化集团,大踏步进军绿色农业,立足于土壤修复、提升土壤品质,计划上马生产生物沼气、生物有机肥、生物菌剂等,打造农业一体化全产业链生态循环模式,减少尿素等基础肥料生产,以实现回归土壤健康,改善生态环境,发展绿色农业,保障食品安全。

 
 华中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涂书新(左)与有机硅功能肥专利技术发明人、河北硅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宋福如(右)在水稻田探讨水稻在施有机硅功能肥后镉含量下降情况。(本报记者 王军 摄)

全国耕地质量分布情况

 

 

(数据来源:国土资源部《2015年全国耕地质量等别更新评价主要数据成果》,全国耕地评定为15个等级,一等耕地质量最好。)


相关评论

急盼政策助攻

  毫无疑问,土壤修复是个系统工程,需要技术的积累、人才的积累和经验的积累,更需要工作机制的建立、配套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产业化模式的探索。推动土壤修复,仅凭化肥行业自身很难完成,需要政策等各方面形成合力。

  土壤退化问题的产生,有多重原因,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国的国情和农情。中国有着世界最庞大的人口,但人均耕地面积仅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左右。在如此有限的耕地上,要养活世界最多的人口,土地的利用率非常之高,土地的承载负担非常之大。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一直把保障粮食安全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在这当中,化肥为粮食安全作出了巨大贡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资料认为,化肥对提高我国粮食生产能力的贡献率为45%~50%。

  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我国化肥利用率低,在保障粮食安全和农民追求增产增收的压力下,化肥过量使用情况确实比较普遍,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土壤生态环境,也是客观事实。修复土壤、提升耕地质量,这是当前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命题之一,化肥行业作为农业最大的供给侧,在这个时代命题面前,自然要肩负起这个使命,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但是,解决藏粮于地问题,除了化肥行业自身要不断研发新型产品、普及科学施肥技术之外,政府的支持不可或缺。一方面,目前农民对土壤修复重要性的认识还不到位,对他们而言,土壤修复的效益一时半会儿看不见摸不着,因而对使用更高效、更环保的肥料没有积极性,不愿意为土壤修复买单。另一方面,对化肥企业而言,研发推广新型肥料就意味着前期大量的人财物投入和后期漫长艰苦的示范推广,在化肥行业产能过剩、经济效益整体性下滑的今天,企业压力可想而知。

  因此,土壤修复重任需要大家合力完成,并且必须由国家层面主导。在化肥行业快速转型期,企业需要政策拉一把、送一程,尤其面对土壤修复这项长期性、战略性的任务更是如此。因此,政府有必要将新型肥料产业纳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范畴,以将土壤调理修复剂及技术纳入国家新材料产业序列作为突破口,逐步向其他成熟的大类品种扩散,成熟一类增补一类,助力肥料企业在土壤修复中发挥主力作用。


往期专题
Copyright © 2009-2012 www.cci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化新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六铺炕北小街甲2号  中国化工报社  邮编:100120
国新网备[2007]00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010614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国务院新闻办审核备案登记号  京ICP证10051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792  营业执照
网络实名:中化新网 |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