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式“气荒”何时才能“解气”

      每逢冬季就会上演的“缺气”情况,在今年表现得尤为强烈。尤其是河南等地的燃气终端用户,纷纷遭遇“限气”。同时,LNG(液化天然气)的气价也一改往年的平稳状况,一个月内蹿升至10年来的高点,让用户直呼“买不起、买不到”。

    作者: 耍旭祥 蔡炆彬  来源:中化新网

  每逢冬季就会上演的“缺气”情况,在今年表现得尤为强烈。尤其是河南等地的燃气终端用户,纷纷遭遇“限气”。同时,LNG(液化天然气)的气价也一改往年的平稳状况,一个月内蹿升至10年来的高点,让用户直呼“买不起、买不到”。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上周采访了部分石油和化工企业。许多企业认为,本次“气荒”的出现,表面上看是由于LNG储备建设严重不足,以及对“煤改气”后整体需求的错误估计,但如不解决LNG“只有市场价格没有市场机制”的“一条腿”运行方式,即便今年依靠“限气”渡过难关,未来依旧有可能遇到相同的尴尬。

  河南多地遭遇LNG荒

  “现在整个市场很疯狂,从11月中旬开始,每天厂家基本都在涨价,一个月翻一番,一些终端用户接受不了,已经停产了,我们这边也快了。”12月6日,河南平顶山一家化工企业市场部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该企业去年因为排放问题进行了“煤改气”改造,而今年却因天然气供应问题,又要陷入停产状态。

  同处一地的另一家化工企业,同样遇到了“缺气”问题。该企业宣传负责人坦言,厂内的LNG运输车现已基本停运,“成本涨得太快,还没有气源,除了停运没有别的办法”。

  而拥有天然气产供销一体化的河南煤气化公司义马气化厂近期同样受到“气源供应紧张”的影响。由于上游气源紧张,义马—洛阳—郑州管道出现管网压力低、气量不足等不利因素,给下游带来了一定的冲击。该公司天然气分公司业务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今年气源紧张,我们天然气销量由120万标准立方米/天,降至100万标准立方米/天。为保证民用气的供应,部分依赖天然气的工业用户被迫采取减产、检修、停车、外购LNG等措施。”

  “缺气”是今年冬季不少河南用气企业的共同感受。在记者采访的天然气工业用户中,超过七成反映今年天然气“一气难求”。由于气源不足,河南乃至周边陕西等地LNG工厂的平均开工率,也都出现了明显下降。

  记者从相关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由于今年冬季天然气供应过于紧张,自11月中旬起,河南省天然气供应减少了400万立方米/天。为此,河南省确定了“保民用,限工业”的基调,以应对的“气紧”挑战。

  在供不应求大背景下,国内LNG价格暴涨,短短一个月之间,国内液化天然气价格从每吨4000元飙升至万元以上。这样的价格,让工业用户直呼“用不起”。中石化洛阳石化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LNG的传统市场正因高价出现快速萎缩,下游工业用户相当一部分已开始改用液化石油气,实在没办法的,只能停产。

  在这样的愁苦中,“限气”还在持续。近日,河南安阳市政府发布紧急通知,对全市涉气工业企业采取特别严格管控措施。“在保民生的要求下,下游用户还将继续损失,‘气荒’的势头,可能要延续到春节之后。”河南省石化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苏东表示。

  “煤改气”拉大供应缺口

  今年的“气荒”,不仅来得猛烈,而且要比往年早很多。

  “就在今年9月底,LNG上涨模式就已经缓慢开启。当时,河南一吨LNG上调了300元。”河南省石化网信息中心负责人张爱平告诉记者,这次调价,让很多贸易商意识到今年形势的紧张。当时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首次开展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试点,40单总计400万立方米的气量,只用了10分钟交易就结束了。不过,后来由于下游需求热情降低,天然气价格又趋向平稳。

  既然有预期,为何还出现了今冬LNG的疯狂?近日,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公开指出,其主要原因,“一是估计不足,二是天然气储备建设严重滞后”。但记者采访的多数贸易商和石化行业人士,则将原因归结到大批量的“煤改气”上。

  “华北和华东是今年天然气用量增幅最大的区域。”苏东表示,由于北方地区淘汰小蒸吨燃煤锅炉、将部分地区的散煤取暖全部改为天然气,以及将燃煤发电改为燃气发电等“煤改气”措施,带来了近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新增消费量。

  苏东说,这种增长放在平时并不会十分明显,但进入冬季后,北方居民用气和燃气发电出现了时间相对集中的大幅上涨,供应紧张的情况因此突然爆发。同时,我国天然气储备建设严重滞后,天然气调峰设施严重不足,仅占天然气全年消费量的2.3%。为保证北京的供应稳定,相应周边如河南、山东等地,也需要做出一些“牺牲”,进行限气,也推动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

  一位石油系统人士对记者坦言,11月中下旬就已接到相关通知,称因上游进气减少,国内资源开始出现短缺,为保证管网运行安全,维持平稳长久供气,各区域销售公司需要压减销售气量,日均在1000万立方米左右。他表示,为保证社会用气,公司也紧急增加了气田产量和储气库采气,甚至关闭了部分自营的用气企业。“但因需求量暴增,供应不足,‘限气’也是无法避免的。”该人士说。

  中国平煤神马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单位锅炉已全部完成煤改气,平煤股份二矿因气源不足,暖气不热,影响在矿职工取暖。洗煤厂烘干不足,洗出的煤不能快速干躁,影响销售。

  而另有石油行业人士表示,今年冬季天然气消费峰谷差大大超出外界和业内预期,目前看,今年供暖期天然气供应总缺口会突破100亿立方米。他认为,如果供需局面没有改观,天然气价格还有可能再创新高,“限气”问题也将因此延续。

  重复式“气荒”如何解决和应对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份,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186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8.7%,同期天然气产量达到121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2%,天然气进口量达到722亿立方米,增长27.5%。

  据记者了解,早在2013年,由于各地“煤改气”工程一哄而上,让天然气缺口问题全面暴露,价格一路攀升,各地缺气现象严重。为此,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对“煤改气”及今后几年天然气供需情况进行摸底调查,“煤改气”必须先签订供气合同落实气源,燃气发电要暂停上马,以避免进一步加剧供需矛盾。

  苏东向记者表示,随着通知的下达,各液厂主动降价会成为主要的动作。现在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价格降下来,也无气可买。此外,就算今年平稳度过了,明年“煤改气”又该如何进行?苏东认为,这次气荒问题,让天然气上下游利益矛盾越发凸显,虽然价格已经改革,但市场体制机制却远没有跟上。

  “既然价格放开,就应该鼓励更多的社会主体参与到天然气的开采、进口、管道、储气等设施的建设和运营中,通过竞争来降低成本,形成真正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气荒’尴尬的手段。”苏东说,石化行业和企业要正视矛盾,多措并举,化解“气荒”带来的不利影响,把各种损失降到最低,争取效益最大化。

  河南省煤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马江涛表示,为进一步减少“限气”带来的影响,该公司将以“服务民生”为首位,采取有力措施积极应对。一方面及时调整区域内工业用户的用气量,全力保证居民生活用气,并暂停开发新工业用户,保障现有用户气量;另一方面,全力保障气源生产企业--义马气化厂的安全稳定生产,尽全力多产天然气。此外,积极与其他燃气企业协调天然气资源,确保现有客户供气需求。

  “目前,我们正按照国家、省以及上级公司的要求,积极与省内外企业开拓内外部煤层气市场,此举有望缓解内部企业‘气荒’现象,也有助于开发新的利润增长点。”马江涛说。

  洛阳石化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优化工艺流程,一方面采用炼油产生的少量瓦斯,另一方面用液化气代替天然气。同时,采取相关措施,加大内部挖潜力度,保证生产平衡,最大程度地降低生产成本。


背景资料

国家发改委对17家天然气企业展开反垄断调查

  中化新网讯 国家发改委12月26日发布消息称,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依法查处了部分供气供暖企业价格违法行为,并对17家天然气企业涉嫌违反反垄断法问题开展调查。

  10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开展全国城市供水、供气、供暖、电信领域价格重点检查的通知》,12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冬季采暖价格监管切实保障群众温暖过冬的通知》,部署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开展全国供气、供暖领域价格重点检查。检查发现,一些供气、供暖企业存在不执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以及在工程改造、安装中乱收费等行为。

  部分违规企业处罚情况如下:

  一、黑龙江省尚志市中鑫热电公司重复收取供热入网工程费。经查,2017年9月,黑龙江省尚志市中鑫热电公司在进行尚志市集中供热管网并网改造过程中,对前期已向康安供热物业公司交纳入网费的102户居民,再次收取了25元/平方米供热入网工程费,共收取36.12万元。黑龙江省尚志市价格主管部门对该公司价格违法问题进行查处,责令该公司将多收价款36.12万元全部退还给用户,并处以罚款54.19万元。

  二、浙江省海盐县天然气有限公司擅自提高天然气价格。海盐县天然气有限公司自2016年11月28日至2017年7月25日,擅自提高非居民用天然气销售价格,应执行2.79元/立方米,实际执行3元/立方米,共销售天然气197.24万立方米。海盐县价格主管部门依法责令该公司立即纠正价格违法行为,退还多收价款共计40.19万元。

  三、四川省宣汉县宣汉和信天然气有限公司土主天然气供气站变相提高天然气价格。宣汉和信天然气有限公司土主天然气供气站从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期间,在向用户收取天然气价格时,对不列入收取城市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费的用户,每立方米多收0.2元城市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费,变相提高天然气价格,共销售民用天然气158.13万立方米,多收金额31.62万元。宣汉县价格主管部门依法查处并责令该公司将多收价款31.62万元退还用户。

  四、山东省曹县恒源加气站擅自提高CNG天然气价格。2017年11月27日至2017年11月30日,曹县恒源加气站共销售车用CNG天然气1098.33立方米,应执行4.89元/立方米,实际执行5.5元/立方米,每立方米多收取0.61元,共多收价款669.98元。曹县价格主管部门责令该加气站立即纠正上述违法行为,并没收违法所得。

  此外,为维护天然气市场价格竞争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根据举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于12月20日开始,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天然气销售大庆分公司等17家企业涉嫌违反反垄断法问题开展调查。

  进入冬季后,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供热工程改造也在进行中,一些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时有发生。国家发展改革委要求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继续采取有力措施,突出检查重点,督促相关企业和单位严格执行国家有关价格政策。同时,要加强对供气供暖领域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对侵害群众利益的案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情节严重的价格违法案件,要通过新闻媒体公开曝光。


相关评论

对“气荒”的几点思考

  近日,为保障居民用气,中石油、中石化要求部分区域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化肥及化工装置停产,引起了化肥业界及相关方面的高度关注。此举会对化肥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先看看气头化肥的产能和产量情况。据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统计,截至2016年末,我国气头合成氨产能1514万吨,占全国总产能的20.7%。气头尿素产能1888万吨,占全国总产能的24.5%。2016年气头合成氨的产能利用率为71.9%,气头尿素的产能利用率68.7%。

  今年9月份以来,我国天然气供应趋紧,气头氮肥企业开工率不断下降。氮肥协会12月12日发布的每周开工率调查数据显示,气头尿素日产量为1.97万吨,同比减少0.98万吨,降幅33.3%;产能开工率为27.6%,同比下降9.9个百分点。

  那么气荒究竟会对化肥市场带来多大影响呢?其实每到冬季,气头化肥产能开工率都会受到影响,今年尤为明显,这也让气头化肥再次成为焦点。根据目前天然气供应形势,气头企业的开工率还可能继续下降,如果供气不能恢复,那么未来3个月气头尿素产量同比下降将达到90万吨以上。

  气头化肥企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受到的影响将更为明显。比如西南地区,以气头化肥为主,煤头企业较少,由于合成氨和尿素产量大幅下降,该地区磷复肥企业的合成氨及西南市场的氮肥供应将更加紧张。今冬明春西南地区需要从区外调入氮肥,这将增大铁路运输的压力。

  明年全国范围的春耕用肥供应也不容乐观。除了气头化肥产量下降,受环保错峰生产、地区煤炭总量控制及无烟煤涨价等因素影响,煤头氮肥企业的开工率也处于低位。中国氮肥工业协会12月12日发布的每周开工率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尿素日产量仅11.8万吨,同比下降2万吨,其中煤头尿素日产量为9.84万吨,同比下降0.97万吨。如果当前这种局面不能及时扭转,明年春耕用肥供应堪忧。

  今年9月以后,气价又上涨了10%~20%,而气头化肥企业因断供停产导致的订单违约损失却无人问津。近年来,大部分气头化肥企业一直在夹缝中生存,企业经营举步维艰,有的甚至不得不停产转产。2013~2016年,我国累计退出气头合成氨产能170万吨,退出气头尿素产能300多万吨,2017年沧州大化、辽河化肥也宣布退出,还将减少合成氨产能60万吨、尿素产能100万吨。

  无论是从保障化肥供应还是从保障天然气供应的角度,国家都应重视气头化肥企业面临的问题,制定更加合理的化肥用气保障及气价政策。尽量减少现有优质气头氮肥产能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充分利用这些企业的调峰功能,节省新建储气库的投资,保证天然气的稳定供应。

  在此,建议国家尽快明确承担调峰任务的化肥企业的气价优惠幅度,让气头化肥企业弥补停产造成的损失,维持企业正常的运转。同时,为了保障明年春耕用肥的稳定供应,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要尽快让气头化肥企业恢复生产。

  作者:中国氮肥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高力


往期专题
Copyright © 2009-2012 www.cci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化新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六铺炕北小街甲2号  中国化工报社  邮编:100120
国新网备[2007]00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010614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国务院新闻办审核备案登记号  京ICP证10051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792  营业执照
网络实名:中化新网 |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