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俊标:药物化学高峰的攀登者

  “新药研发出成果很难,要把成果‘变现’更难,但我们要做科技高峰的攀登者。”近日,中国科学院新晋院士,郑州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常俊标这样说。

  30多年来,常俊标围绕药物创新中的科学问题和前沿技术,提出了抗病毒药物设计新理念,研发出抗艾滋病新药阿兹夫定、治疗脑血管疾病新药布罗佐喷钠和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哆希替尼,在药物化学研究领域作出了重要贡献。

downLoad-20231208102051.jpg

图为常俊标指导学生做实验。 (郑州大学供图)

  专业路上,从化学到药学

  1982年,常俊标考入河南大学,攻读有机化学专业。之后,他整日泡在教室、图书馆里。全年级120多名学生,拿奖学金的不过几个人,但每年都有他。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继续攻读,先是考上河南省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攻读理学硕士,随后又拿下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现北京协和医学院)药物研究所博士学位,并成为美国佐治亚大学药学院的博士后。

  攀登科学高峰没有捷径可走。平时说话音调不高、相当温和的常俊标,听到“学霸”“药神”之类的称呼,立刻皱起眉头:“搞科研哪有啥神不神?动手去做永远排在第一位。”

  只要不出差开会,常俊标每个周末都会泡在实验室;早上8点前到,晚上7点后离开——这样的生活他坚持了很多年。

  做实验是他这辈子的最大爱好,也是唯一爱好。累了就下楼散步,多少思路上的小疙瘩,在一天一万多步的行走中,捋顺了,解开了。

  研发路上,从基础到创新

  2006年,常俊标筹建了“新药创制与药物安全性评价河南省协同创新中心”。这是河南省第一家药物研发专业实验室。就是在这里,常俊标团队研发出3个创新药——抗艾滋病新药阿兹夫定,治疗脑血管疾病新药布罗佐喷钠,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哆希替尼。

  3个创新药,意味着什么呢?

  我国医药领域科技水平虽然取得了长足发展,但真正的创新药少之又少。权威数据显示,2017~2020年,我国批准上市的创新药只有41个。

  新药研发,一直被视为风险大、耗时长的技术研究领域。从国际同类经验来看,一款创新药的诞生,通常要花上十几年,耗资可达数十亿美元。其背后,集纳了药物设计、药物合成、药效学实验、安全性实验、Ⅰ~Ⅲ期临床试验等诸多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意味着研发陷入停滞,甚至宣告失败。

  出成果已经很难,要把成果“变现”,可谓难上加难。在“圈内人”眼中,穷其一生搞研究,能有一个创新药上市,足慰平生。

  7年前,布罗佐喷钠以4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一家有实力的药业公司,创造了郑州大学单项专利成果转让的最高纪录。

  但阿兹夫定就没这么顺利了。技术转让后,由于多种原因,各个环节被拖长。担心成果“夭折”,常俊标团队选择和企业坚定地站在一起,艰难完成了一系列试验工作。

  “这条路不是‘九死一生’,而是‘九十死一生’。绝大多数人跋涉一辈子,也没有抵达一次山顶。”作为常俊标的老搭档,河南省科学院高新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余学军感慨地说。

  创新路上,勇攀科技高峰

  “在自己的国家做出原研药”,一直都是常俊标的梦想。

  2015年,随着我国药品监管改革发出“第一枪”,创新的光被点亮了。渐渐地,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多攀登者聚拢而来。

  常俊标身边,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肩挨着肩,一起奔跑在实现目标的路上。这目标,就是让中国拥有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

  以阿兹夫定为例,不仅在中国,在美国、欧洲都已获得专利授权。它独特的“双靶点”技术,形象地说,就是有两套“歼灭”病毒的打法,如同导弹一样,精准进入靶细胞。和那些在外周血液作用的进口药相比,它的服用剂量仅为1%,毒副作用大大降低。

  “常教授特别愿意看到年轻人超过他,这一点让人心生崇敬。”郑州大学药学院副教授王晓娜说。

  从大三起就跟着常俊标做研究的孟勇刚这样说:“常老师对我们要求很严,该掌握的东西没有掌握,他都会不留情面提出批评。他还总是强调,不让学生重复自己,要敢于提出新理论、开辟新领域、探索新路径。”

  “能遇上这样的带领者很幸运,能在这样纯粹、和谐的团队里搞研究,很幸福。”这是年轻人发自内心的声音。

  谈起新药研发,常俊标希望研发者们都能做新时代科技高峰的攀登者,冲破迷雾,从结构式的千万次拼接中,收获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那是一种真正的甜。

  “研发更多新药好药,帮助患者重获健康,是更大的甘甜。只要人间还有病痛,研发者们就会开辟新的探险路线。于苦旅中寻甘甜,虽万难其犹未悔。新的更高的山峰,正等待我们继续攀登。”常俊标这样说。

  (本系列报道到此结束)

相关推荐

山西焦化储备煤厂:设备检修“码”上管理

​  2月23日8时23分,山西焦化储备煤厂备煤车间设备主任晋浩打开设备云维保软件查看后台上传的巡检结果,委派检修通知单。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

纳琳威:打造汽车漆面贴膜的“隐形”冠军

  “隐形车衣”也叫汽车漆面贴膜,越来越被大家所需要。但国外进口产品价格昂贵,品质却参差不齐。目前,国产“隐形车衣”正力图打破进口品牌在高品质隐形车衣领域的垄断。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

烷基化废酸再生催化剂通过评议

​  2月6日,由南化公司研究院承担的“烷基化废硫酸制酸铂催化剂的研发”项目通过了中石化科技部组织的评议。评议专家一致认为,该催化剂可满足烷基化废硫酸制酸反应对工业催化剂的性能要求,建议加快进行工业应...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

晋华炉助重庆湘渝超产合成氨

​  近日,从重庆湘渝盐化股份有限公司煤气化节能技术升级改造项目传来消息,由潞安化机制造的晋华炉3.0助力该项目超额完成2023年合成氨产量目标,废锅副产蒸汽达产达效,气化炉安全稳定运行130天以上。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

湖北首个国家级氢能创新项目获批

​  日前,记者从湖北省大冶市发展和改革局了解到,由中冶武勘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作为主要技术支撑单位助力申报的湖北大冶市矿区绿电绿氢制储加用一体化氢能矿场综合建设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清洁低碳氢能创新应用工...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

上海石化T700级24K碳纤维稳产

  近日,从上海石化传出消息,该公司24K小丝束碳纤维成品批强度首次超过4.9吉帕、批模量超过240吉帕,首次实现T700级产品的稳定生产,并实现满产满销。

2024-02-27     中国化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