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可持续航空燃料应用加速

  目前,航空业占全球能源相关排放量的2%以上。对该行业而言,可持续航空燃料(SAF)是减排的关键。在亚太地区,目前正在加快SAF的生产和使用。

  作为重要的国际航空港,新加坡于2月19日宣布,将从2026年开始将SAF在航空燃料中的掺混目标提高到1%,并计划到2030年将其提高到3%至5%,具体取决于全球发展情况以及SAF的广泛可用性和采用情况。同时,新加坡要求,2026年起,所有从该国出发的航班均需掺混SAF,不论其属于哪家航空公司。

  目前,新加坡航空公司、新加坡民政局和Genzero于去年11月完成了为期20个月的SAF试点。试点后,新航和新加坡民政局认为,新加坡已准备好使用SAF,但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来支持SAF。吉宝集团有限公司和AM Green于2023年12月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探索生产SAF等。

  根据马来西亚政府在2023年发布的国家能源转型路线图,马来西亚现在已经要求航空燃料中掺混1%的SAF,该国的目标是到2050年达到47%的SAF掺混要求。对于SAF的高要求促使马来西亚航空集团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签署SAF承购协议。这对于马国油也带来了压力。马国油和日本第二大炼油商出光兴产于2023年10月签署了一项初步协议,合作开发和分销SAF。去年8月,马国油和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还签署了一项协议,研究使用食用油和棕榈油废料作为生产SAF的原料。

  印度政府去年11月表示,印度的目标是到2027年实现航空燃料中SAF的掺混比例达到1%,到2028年达到2%。SAF的掺混目标最初将适用于国际航班。印度石油公司董事长2023年表示,该公司将与LanzaJet在哈里亚纳邦新建一座年产8万吨的SAF工厂。

  日本经济产业省在2023年5月表示,日本已要求从2030年开始,使用日本机场的国际航班的航空燃料需要含有10%的SAF。为此,许多日本企业已经行动起来。

  日本造纸工业、住友商事和绿色地球研究所于2023年2月同意,联合研究用木质生物质生产生物乙醇,目标是在2027年从日本造纸工业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生物乙醇,用作SAF生产的原料。富士石油于2023年5月开始,计划与伊藤忠商事在袖浦炼油厂生产SAF。新日本石油则同意与澳大利亚炼油商Ampol合作,研究每年生产高达5亿升的SAF和可再生柴油。航空公司方面,日本主要航空公司全日空和日本航空已经扩大了从伊藤忠商事和美国生产商Raven的SAF采购。根据日本交通与旅游研究所的数据,到2030年,SAF将取代日本航空公司使用的10%的燃料,即134万升燃料。

  目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没有出台硬性的SAF使用规定。不过,澳新两国的航空公司正在与化工、能源和金融企业就SAF展开合作。2022年11月11日,澳洲航空集团与澳大利亚邮政、毕马威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波士顿咨询集团当地分公司和伍德赛德能源公司合作,成立了SAF联盟。澳航和空客还共同投资200万澳元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建立一个生物燃料精炼厂,将农业副产品转化为SAF。该炼油厂预计每年可生产高达1亿升的SAF,项目建设于2024年开始。这是澳航和空客去年6月设立的2亿美元基金的第一笔投资,该基金旨在启动澳大利亚的SAF行业。该航空公司预计,到2030年,其10%的燃料将来自SAF,到2050年将达到60%。

  在新西兰,Channel Infrastructure新西兰有限公司在新西兰能源效率和节能局的支持下,对Marsden Point绿氢和合成可持续航空燃料生产的范围研究正在进入预可行性阶段。此外,新西兰航空公司和新西兰政府计划投资超过200万新西兰元用于SAF研究,目前仍处于可行性研究第二阶段。

  目前,航空业占全球能源相关排放量的2%以上。对该行业而言,可持续航空燃料(SAF)是减排的关键。在亚太地区,目前正在加快SAF的生产和使用。

  作为重要的国际航空港,新加坡于2月19日宣布,将从2026年开始将SAF在航空燃料中的掺混目标提高到1%,并计划到2030年将其提高到3%至5%,具体取决于全球发展情况以及SAF的广泛可用性和采用情况。同时,新加坡要求,2026年起,所有从该国出发的航班均需掺混SAF,不论其属于哪家航空公司。

  目前,新加坡航空公司、新加坡民政局和Genzero于去年11月完成了为期20个月的SAF试点。试点后,新航和新加坡民政局认为,新加坡已准备好使用SAF,但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来支持SAF。吉宝集团有限公司和AM Green于2023年12月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探索生产SAF等。

  根据马来西亚政府在2023年发布的国家能源转型路线图,马来西亚现在已经要求航空燃料中掺混1%的SAF,该国的目标是到2050年达到47%的SAF掺混要求。对于SAF的高要求促使马来西亚航空集团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签署SAF承购协议。这对于马国油也带来了压力。马国油和日本第二大炼油商出光兴产于2023年10月签署了一项初步协议,合作开发和分销SAF。去年8月,马国油和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还签署了一项协议,研究使用食用油和棕榈油废料作为生产SAF的原料。

  印度政府去年11月表示,印度的目标是到2027年实现航空燃料中SAF的掺混比例达到1%,到2028年达到2%。SAF的掺混目标最初将适用于国际航班。印度石油公司董事长2023年表示,该公司将与LanzaJet在哈里亚纳邦新建一座年产8万吨的SAF工厂。

  日本经济产业省在2023年5月表示,日本已要求从2030年开始,使用日本机场的国际航班的航空燃料需要含有10%的SAF。为此,许多日本企业已经行动起来。

  日本造纸工业、住友商事和绿色地球研究所于2023年2月同意,联合研究用木质生物质生产生物乙醇,目标是在2027年从日本造纸工业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生物乙醇,用作SAF生产的原料。富士石油于2023年5月开始,计划与伊藤忠商事在袖浦炼油厂生产SAF。新日本石油则同意与澳大利亚炼油商Ampol合作,研究每年生产高达5亿升的SAF和可再生柴油。航空公司方面,日本主要航空公司全日空和日本航空已经扩大了从伊藤忠商事和美国生产商Raven的SAF采购。根据日本交通与旅游研究所的数据,到2030年,SAF将取代日本航空公司使用的10%的燃料,即134万升燃料。

  目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没有出台硬性的SAF使用规定。不过,澳新两国的航空公司正在与化工、能源和金融企业就SAF展开合作。2022年11月11日,澳洲航空集团与澳大利亚邮政、毕马威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波士顿咨询集团当地分公司和伍德赛德能源公司合作,成立了SAF联盟。澳航和空客还共同投资200万澳元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建立一个生物燃料精炼厂,将农业副产品转化为SAF。该炼油厂预计每年可生产高达1亿升的SAF,项目建设于2024年开始。这是澳航和空客去年6月设立的2亿美元基金的第一笔投资,该基金旨在启动澳大利亚的SAF行业。该航空公司预计,到2030年,其10%的燃料将来自SAF,到2050年将达到60%。

  在新西兰,Channel Infrastructure新西兰有限公司在新西兰能源效率和节能局的支持下,对Marsden Point绿氢和合成可持续航空燃料生产的范围研究正在进入预可行性阶段。此外,新西兰航空公司和新西兰政府计划投资超过200万新西兰元用于SAF研究,目前仍处于可行性研究第二阶段。


相关推荐

中东局势变化是否会推高国际油价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14日凌晨宣布向以色列目标发射了数十枚导弹和无人机。由于伊朗是重要产油国,并扼守石油运输重要海上通道之一霍尔木兹海峡,伊朗打击以色列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 ....

2024-04-16     中化新网

俄罗斯拟放宽燃料环境标准

  近日,路透社俄罗斯分社援引俄罗斯业内消息人士表示,俄罗斯政府正在研究放宽严格的燃料环境标准,以便在燃料短缺的情况下允许使用低质量汽油。

2024-04-15     中国化工报

美国2月储能装机不及预期

  近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2月储能装机不及预期。

2024-04-15     中国化工报

壳牌调低2030年碳排放目标

  近日,壳牌公司发布《2024年能源转型战略》报告。在报告中,壳牌重申了2050年前成为净零排放能源公司的雄心,但调低了到2030年的碳排放目标。

2024-04-15     中国化工报

纳米比亚或是又一能源热点

  此前,圭亚那油气投资热潮,这个南美小国进入了石化行业人士视野。

2024-04-15     中国化工报

能源行业火热并购潮有望来临

  从2023年第四季度至今,此前一度沉寂的能源行业并购又活跃起来。在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完成收购后,美国企业再次完成4次大手笔收购。对此,美国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士丹利发布报告表示,全球能源行业的并购大潮...

2024-04-15     中国化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