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研报】化工殇城为哪般? 化工安全事故频发根源解析和出路探讨

中国化工报社产业发展研究中心 

刘全昌 曲京佳 张勇 张香

2019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天嘉宜化工公司发生特别重大爆炸事故。截至3月27日,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从2010年“7·16”大连港输油管道爆炸事故,2013年“11·22”青岛输油管道爆炸事故,到2015年天津港“8·12”危化品爆燃事故,还有2018年“11·28”张家口氯乙烯爆燃事故,近些年来国内发生的化工安全事故危害性和破坏力加大,社会影响触目惊心,可谓每现大爆必成城市之殇。


对此,不仅化工业界在思考对策,全社会也进行了广泛讨论。作为高危产业,化工行业应当如何找症结、谋对策、求出路?中国化工报社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探讨。


状况:事故频发,化工殇城


牛顿付出被苹果砸了一下的代价,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而现代化学工业的重要奠基者之一诺贝尔为了发明甘油炸药,以及现代核物理学的重要开创者居里夫人为了提炼放射性化学元素,都险些丧命。化学化工属于典型的高危领域,发生安全事故从历史进程来看、从全球范围来看都是永恒的问题,伴随着化学科学研究和化工产业发展的始终。化学基础研究需要有献身精神,化工产业建设发展需要勇气与严谨,实在是行业特性使然。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有化工产业,就一定存在发生爆炸等安全事故的风险。我国化工行业的安全事故也有着漫长的延续,截至目前已经经历了几个重要阶段。但有很突出的一个特征是,自2010年前后开始,国内化工安全事故的爆发危害性和破坏力、社会影响越来越大。一年数次事故,每现大爆必引城殇,这已经成为了一个规律或者说魔咒。


2010年“7·16”大连港输油管道爆炸,2013年“11·22”青岛输油管道爆炸,2015年天津港“8·12”危化品爆燃,2018年“11·28”张家口氯乙烯爆燃,以及刚刚发生的盐城“3·21”天嘉宜化工公司爆炸,这些年国内化工行业维持了一年数爆的状况,虽有波动但数量和节奏总体稳定,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地区,你方唱罢我登场。


应急管理部危化监管司发布的全国化工事故分析报告显示,2016~2018年3年间,全国共发生620起化工安全事故,造成728人死亡。其中,山东、四川连续3年发生较大及以上事故,辽宁、吉林、江苏、河南和新疆连续2年(2017~2018)发生较大及以上事故。从各类事故致死人数来看,爆炸、中毒和窒息夺去了最多的生命。




事故的数量倒还其次,破坏性和社会影响越来越触目惊心才是关键。上面提到的几起近年来的典型化工安全事故,都可谓惊天动地,噬人猛于虎,每爆必成城市之殇。连日来,江苏盐城“3·21”爆炸事故带来的惨烈,都在强烈冲击着中国社会甚至国际社会的神经,这必然又将成为整个中国化工行业永远无法抹去的耻辱,成为盐城这座城市永久的伤痛记忆。


随着国内化工产业集中度的不断提升,留存企业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一旦这些企业发生安全事故,其释放的破坏力和造成的恶劣影响都将非同小可,也今非昔比。盐城“3·21”爆炸事故再一次用它的残酷,给了全社会深刻的一记巴掌:化工安全生产形势除了严峻,只有更严峻。


谁都无法否认,中国化工产业取得了惊人的快速发展,成绩来之不易。但同时我们也不停在叩问,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如果发展必然要以牺牲空气、水、土壤生态甚至是人的生命健康为代价,那请问——我们发展和前行的初心又是什么?


根源:人祸是根源,规模和阶段是助因


化工虽然具有先天的高危属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只要预防和管理做到位,危险隐患完全是可防可控的。对此,不论是巴斯夫、杜邦等跨国化工巨头的安全成效,还是国内一大批优秀化工企业由危到治的长期探索实践,都可以明证。


国内频频爆发的化工安全事故,每一起追根溯源起来都是责任事故,人祸是关键——或者是企业内部自主管理的人祸,或者是外部安全监管执法的人祸,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对此,有国内大量权威的化工事故调查结论作为佐证。


综合原国家安监总局等多部门统计信息,近年来,国内危化品领域的安全生产事故,比较多地发生在动火作业、精细化工生产、危化品储存和装卸3个环节,并暴露出一些“人祸”的共性问题(如下图)。

QQ截图20190329162540.jpg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发达国家工业生产中较大事故大幅减少,这既有他们普遍“去工业化”的原因,也有价值理念和管理体系升级完善的原因。相比之下,我国重特大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一直维持在高位,有些时段甚至呈爆发性地增长,化工、矿业和道路交通领域是重灾区。比如,同期的工伤千人死亡率,我国就是发达国家的近5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悬殊,说到底还是我们预防和管理不到位的问题。


以盐城“3·21”爆炸事故为例,应急管理部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1月14日至1月19日,原国家安监总局曾组织督导组对江苏盐城、连云港、淮安、徐州、宿迁等5市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进行督查,现场检查了18家化工企业,发现了208项安全隐患问题。其中,江苏天嘉宜化工公司被发现了13项安全隐患问题,包括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苯、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等。既然提前发现了这么多问题,企业为什么不当机立断抓紧处置和整改?监管部门为什么还任由这样的企业带病存在甚至继续生产?


打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将化工比喻成一颗炸弹的话,它绝不会自爆,其引爆需要外因,而人祸无疑是最主要的外因。炸弹其实并不可怕,世界上有数量庞大的核弹,至今从无闪失;最可怕的其实是炸弹保管过程中人的麻痹大意和敷衍塞责,明明是高风险的东西,还不妥善保管起来,出事是迟早的。


企业内部的安全自主管理问题,反映的主要是员工群体尤其是企业高管的主观意愿和能动性,所谓内因决定外因、办法总比困难多,如果企业自己不真正从心底里重视起来并做出改变,任何外力发挥作用都无济于事。故此,我们还是想着重探讨一下外部安全监管执法的人祸问题。这两个问题具有本质的区别,前者为私、后者为公,私在个体严肃自律,公则是恪尽职守。对于安全监管和执法者而言,企业安全抓得好,就褒奖弘扬它;企业在安全工作上不守土有责,就狠狠敲醒惩戒甚至依法合规地关停淘汰它。只要安全监管执法的本责职守把好了,国家和地方关于安全生产的法规、方针、政策和措施真正落了地,就能起到查漏补缺、推优劣汰的作用,因此监管执法的外力相当相当关键。


目前国内化工安全监管执法究竟做得如何呢?随着近年来国家大幅升级安全监管和环保督察,以及各级地方政府一波接一波的安全环保专项整治,安全工作至少在形式上已经被提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和程度。之所以说至少在形式上,是因为我们看到,无论是哪一层级的安全专项整治,更多地表现为事后救火与打补丁,一家企业出了事,紧跟着一轮全行业的安全综合整治,而少有从前瞻性、制度性、系统性的角度来做出部署安排。更令人不安的是,安全环保风暴在形式上绝对称得上是雷霆行动,但在实施落地尤其是落地的“最后一公里”上,却还存在诸多的软点和盲点。雷霆不落地,徒有一声响。


现阶段中国化工业安全事故多发,除了人祸这个主因,我们研究团队通过研究比对后还发现,产业规模和发展阶段也是重要助因。从规模来讲,中国稳居全球第一大化工产业国位置已有近十年。按照最新权威统计数据,目前论化工产业的产值产量规模,中国一国就独占全球40%左右,而且比重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势头。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庞大的市场和完善的产业链配套,正吸引全球化工产业不断向中国转移集聚。

微信图片_20190329162128.png

因此即使从概率论来说,如果没有最高等级的安全预防和管理,中国化工安全事故在全球范围内多发,也是有理论依据的。创造GDP与存在安全事故风险,化工产业存在的两面性,要求我们在选择之前深思熟虑。问题是,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对这个问题我们真的有过系统地深思熟虑吗?


发展阶段也是一个重要诱因。我们研究团队经过将中国化工产业发展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比对后发现,当前中国化工业安全事故高发,确实有发展阶段和周期的因素。当前产业发展正处于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转型期。在此时段,前一阶段“萝卜快了不洗泥”粗放发展所累积的矛盾和欠下的安全环保等历史欠账会集中爆发,这是发展阶段转换绕不过去的槛,也可以称之为新发展阶段的准入门槛,如果不能破解高速度发展阶段的历史遗留问题,高质量发展是立不起、行不远的。


因此,现阶段安全环保事故高发多发,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还历史欠账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但事在人为,争取尽量少的代价和尽量短的周期,还是得靠预防管理。管理加快升级和完善,就能大幅压缩代价成本和还账周期;自然,管理不到位,就会相应延缓新发展阶段的到来。


思考和建议:控产能  摸家底  抓落实


化工殇城,全社会都在探讨,情绪化意见居多;化工业界也在思考,谋对策、找出路。作为行业智库,我们研究团队经过更深入系统的分析研究,提出如下思考和建议:


第一,适当控制化工产能的增长。化工作为高危产业,当前即使在美欧日韩等发达国家和经济体,安全事故也时有发生。既然如此,国家就应该在整体上对化工等高危产业作系统设计和长远规划,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中国到底需要和能承载多大规模的化工产业。我们不清楚当前中国独占全球化工产业40%左右的规模是不是合理,这还需要科学论证。但至少有一点我们确信,在国内管理升级、真正妥善管理好存量产业之前,一定需要控制增量,尤其是对单纯扩大产能的产业准入、产业规模和扩能节奏进行必要的干预和引导。


对于当前国内领先的化工企业群体们,我们认为,将相当一部分新增产能业务走出去布局是更具全局观的战略选择。从近两年很多化工企业受到的“一刀切”待遇,从众多沿海沿江省份对化工产业史无前例的整治,从南京化工园更名为南京新材料产业园等很多独立事件中,我们已经察觉到了一个共同的信号——国内“去化工”至少是去中低端化工的苗头已经显现。在系统性风险面前,中国领先的化工企业抓住时机率先走出去,无疑是现实与理性的选择。


第二,摸清家底实现全国一张表。化工等高危产业家底究竟如何,企业和化工园区分布情况、产能和产品情况、技术管理情况、人员素质和结构情况,等等,都急需翔实的统计汇总材料,为规划和管理好相关产业提供必要依据。2018年我国已经开始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从技术手段来讲,国内已经实现分辨率0.5米高清遥感卫星的应用,并已经在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工作中大显身手。借助全国经济普查以及权威民间调查机构力量,辅助采用更多新技术手段,我们完全有条件和基础在较短时间内绘制出全国化工一张表。


有了表、有了动态的表,就会为制定规划、提升管理提供很大助力,化工安全管理也就没有了法外之地和阴暗地带。


第三,打破地方保护,疏通安全管理落地“最后一公里”。在全面掌握全国化工产业家底的基础上,对安全环保风险等级高的行业企业进行一次系统的认定和评级。以国家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第三方权威认定评级机制,打破地方保护主义。认定的目的在于确定合法身份,评价的目的在于确定相应等级。对于没有合法身份以及评价等级为不合格的企业,必须忍住阵痛、顶住压力坚决关停淘汰,全国全网全时段公示公开,动态跟踪进度,直到责成和督促地方政府完成执法。


盐城“3·21”爆炸事故肇事企业天嘉宜公司是一家染料中间体企业。其实如果从染料业整体来看,我们多年调研后发现,随着近两年染料市场再次热火,原来东部地区一些已经停产的中小企业纷纷转移到中西部再次开工生产,他们在安全环保上普遍采取低投低配,投机的姿态昭然。但这样的企业和项目,就是能够在中西部地方政府的开绿灯之下堂而皇之地建设运作起来,既扰乱了市场,又埋下了巨大的安全环保祸根。中国区域经济的巨大差距以及根深蒂固的地方保护主义,成为未来化工安全的一大巨患。


地方政府集安全管理的利益关联方、裁判员、执法者等多种身份于一体,在这种格局下,我们确信化工产业的本质安全很难到来。只有厘清地方政府尤其是企业纳税对应层级基层地方政府的权责利,剥离其裁量评判特权,而仅限于执法者的职能和身份,才有可能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杜绝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现象,安全监管执法落地的“最后一公里”才能真正疏通。


第四,人技双轮驱动,全面提升化工产业和企业安全体质。好的制度加高素质、责任感强的人,先进可靠的工艺技术,构成化工本质安全的必需要素。这方面的中肯论述和合理建议已有很多,我们唯一需要补充并强调的是,化工行业和企业的安全提质行动,目前力度尚可,但系统性和协同性远远不够。只有优秀的大企业率先动起来、同时带动中小企业一块往前赶,长治久安的光明前景才会早日到来。


我国现阶段化工殇城的魔咒必须打破、也完全能够打破,但这还有赖于多个层面、多个环节的重大调整改革。大胆改变的前景如何,我们不好描述,但我们确信的是,如果维持现状,事故频发、化工殇城的状况,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期,这是新时代的中国不可承受之重。



(智库研报由中国化工报社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原创出品,版权归中国化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和授权不得擅自商业目的转载使用,否则本报社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

中国石油引进21条口罩生产线 每天可生产150万只

2月29日,历经22天艰苦奋战,中国石油下属4家企业新建的6条医用口罩生产线全部建成,开始满负荷加工生产,形成每天60万只的生产能力。进入3月,随着引进的21条口罩生产线陆续开工,全部投产后,中国石油

2020-02-29     曹阳

化工大省山东抗疫!,永不落幕的集结,源源不断的奉献

山东从化工大省到各类防护物资大省石油炼化、机械制造、医药卫材

日产量增7成!道恩口罩布聚丙烯熔喷专用料扩能保供给

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口罩需求量与日俱增,防疫物资的生产供应牵动人心。作为口罩布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的领军企业,连日来,道恩股份多措并举增产扩能,马力全开,日产能增长了70.4%,...

2020-02-28     道恩集团有限公司

李凡荣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  李凡荣同志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免去其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职务。上述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办理。

2020-02-28     中化新网

雅克科技购LG化学光刻胶资产

  2月26日,雅克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斯洋国际有限公司(简称斯洋国际)与LG化学签署《业务转让协议》,约定斯洋国际以580亿韩元(约合3.35亿元)的价格购买LG化学下属的彩色光刻胶事业部的部...

2020-02-28     中国化工报

鲁北化工调整重组募资方案

  鲁北化工近日披露,公司根据新的再融资规则,对重组方案中的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方案进行了调整。

2020-02-28     中国化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