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化企重点关注原材料碳足迹

  据ICIS报道,随着监管压力加大,跨国化企正更加关注原材料的碳足迹。减少碳足迹,不仅减少自己的“范围三”碳排放(即其他间接碳排放),也可以减少客户的“范围三”碳排放。生产商可以控制“范围一”(即所有直接排放)和“范围二”(电力、热能或蒸汽消耗中产生的间接排放)的排放,但还有大量的“范围三”温室气体排放问题亟待解决。在化工产业链中,通常约1/3的碳排放与化工企业的生产运营直接相关,也就是“范围一”和“范围二”的排放,但仍有超过60%的碳排放属于“范围三”排放。这意味着在减排方面依然存在巨大的可提升空间。跨国化企正使尽浑身解数,力图减少原材料的碳足迹。

  采购碳足迹更低的原材料

  解决原材料碳足迹问题,最简单和直接的办法就是换供应商。目前,跨国化企较以往更加关注上游原材料的情况。

  瑞士科莱恩首席技术和可持续发展官理查德·哈德曼解释道,化学品的使用导致的下游排放极其难以测量,因为它们通常有很多不同的应用。哈德曼在接受ICIS采访时表示:“‘范围三’排放占科莱恩总温室气体排放的60%以上。当我们设定‘范围三’的目标时,我们决定专注于我们最有可能影响的部分,也就是上游。我们可以通过购买何种原材料来制造我们的产品的决定来影响我们。”

  在原材料采购方面,科莱恩公司正在研究几种手段。一种是使用同样的原材料,但其来源的碳足迹明显更低。例如,科莱恩使用硝酸作为原料,而硝酸的生产过程会产生一氧化二氮,其全球变暖强度约为二氧化碳的300倍。哈德曼表示:“我们可以确定哪些公司有一氧化二氮减排系统,并通过这一点更换供应商,购买碳足迹低得多的硝酸。”

  科莱恩也与供应商合作,计算其采购原材料的碳足迹,并咨询数据库,根据所使用的某些工艺技术计算供应商特定的碳足迹。科莱恩还是“共同促进可持续发展”(TfS)工作组的一员,TfS是一个化学品采购组织,已经出台了计算产品碳足迹的标准目录。

  就减少“范围三”排放而言,美国盛禧奥公司认为使用绿色氨有很大的机会。不是作为氢能源的替代,而是作为一种原材料。盛禧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兰克·博齐奇表示:“最令人兴奋的部分之一是采购绿氨,以及这对我们产品的碳足迹意味着什么。我们看到了很多机会。”绿氨的来源是利用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造的氢气,然后绿色的氢与空气中分离出来的氮反应生成绿氨。盛禧奥用氨作为原料生产甲基丙烯酸甲酯(MMA),然后用它生产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MMA)。根据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年度报告,该公司主要从意大利的两个供应商为MMA生产提供丙酮和氨原料。博齐奇指出,汽车和消费品领域的客户在寻找可持续解决方案方面表现得更加积极主动。盛禧奥将在2025年开始报告和跟踪“范围三”的排放。该公司还将其并购战略重点放在低碳强度业务上。

  使用回收材料降低碳足迹

  采购更多的回收材料也是跨国化企减少碳足迹的手段。回收材料通常碳足迹更低。回收材料的碳足迹计算是从废弃材料寿命结束起算。科哈德曼指出,这样一来,最初制造这种材料的碳足迹不被算入碳排放。哈德曼表示:“一个例子是,我们在一些催化剂中使用回收铜,而不是原始铜,这样就跳过了铜冶炼的碳足迹。我们要确保我们所使用的金属都来自于可回收材料。”

  回收技术公司Agilyx正在测量回收塑料的碳足迹,并使用其技术为消费者寻求减少他们的“范围三”碳排放。根据SCS4Circularity在2021年7月发布的一项生命周期分析报告, Agilyx技术生产的回收聚苯乙烯比原始聚苯乙烯可减少75%的碳排放。使用Agilyx技术的反应器还可以通过电加热,这意味着它们可以使用100%的可再生能源。Agilyx首席执行官蒂姆·斯特德曼表示:“我们正在授权技术,并努力提供更多的服务,以了解如何融入该领域,以及如何使用该技术来计算和降低他们的整体碳排放。”

  生物基原材料需求旺盛

  在原材料方面减少碳足迹的另一个主要手段是使用生物基材料。科莱恩公司的哈德曼表示:“使用生物基材料同样意味着有一个较低的碳足迹起算点。我们寻找主要来自废弃物或副产的生物基材料,这样我们就不会与食物进行竞争。” 例如,科莱恩正在使用米糠蜡来生产一系列涂料,用于罐头、化肥和纸张,取代以石油基的蜡原料。

  为了解决“范围三”的排放问题,德国科思创公司计划增加采购生物基甲苯和苯原料的数量。科思创公司的目标是提高可再生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和聚碳酸酯(PC)的产量。可再生MDI和PC的特征是气候中性,而可再生TDI的特征是低碳。今年2月公司已经开始生产可再生MDI,3月开始生产可再生TDI,可再生PC已于去年12月开始生产。

  科思创公司首席财务官托马斯·托普弗表示:“我们可再生产品的产量仍然很低,但已经生产和销售了数千吨。我们想大幅增加可再生产品的产量,所以需要更多的原料和绿色能源,并说服更多的客户使用。我们正在以‘相当高的溢价’销售可再生MDI、TDI和PC,这证明了低碳和零碳产品的价值。”


相关推荐

Diamondback与Endeavor合并 美国新石油巨头成立

​  2月12日,DiamondbackEnergy和EndeavorEnergyResources宣布,两家公司将合并,成立新的能源巨头,兼并价值约260亿美元,其中包括Endeavour的净...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

泛能拓计划关停德国钛白粉装置

​  近日,泛能拓在其官网发布了业务转型计划,宣布将关停位于德国杜伊斯堡的钛白粉工厂,产能5万吨/年,并合理调整欧洲13万吨钛白粉产能。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

埃尼与西班牙企业合作海上风电

​  近日,埃尼公司旗下子公司Plenitude与西班牙海上风电开发商BlueFloat能源和Sener投资公司达成协议,加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推进西班牙海上风电项目的发展。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

关西涂料收购威堡亚洲

​  近日,日本关西涂料株式会社发布公告称,关西涂料已与威堡亚洲有限公司签署了工业涂料业务的收购协议,关西涂料将通过其在欧洲的子公司收购威堡亚洲的工业涂料业务,涵盖威堡在欧洲、美洲、亚洲等地的生产基地...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

NMG与松下及通用签订供应协议

​  2月15日,加拿大负极材料生产商NouveauMondeGraphite(NMG)宣布,与松下及通用汽车同时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负极材料承购协议及对新产能的投资协议。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

三菱化学重组化学品业务

​  近日,三菱化学宣布,将在今年重组化学品业务,并加速转型。

2024-02-26     中国化工报